A公司保证不会在合同的有效期内,从事在任何国家和地区将A公司权利进行许可、转让、抵押,以及其他提供担保或进行处分的行为。
因为2012年合同的签订,根据(A)的内容,主张从一审撤诉原告处受让权利的参加人,其对被告损害赔偿或返还不当得利的请求,均是缺乏依据的。即:
(A) —审撤诉原告并未发生“损害”或“损失”
因为2012年合同的签订,一审撤诉原告已经放弃了将该合同上的权利许可给第三方的权利,并且许可第三人使用卡通形象,为此获得了*亿日元的对价(应解释为包含了许可费)。由此,已经失去了从第三人或者其他第三方获取关于合同上权利费用的地位和依据。
因此,对于一审撤诉原告而言,并不发生因被告债务不履行或不当得利而带来的“损失”。